工匠精神之我見

2017-05-09

  中國有句俗話:“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為什么要用“臭”字,竊以為無非是兩種寓意:一是認為皮匠都是做鞋或修鞋的,腳雖然干凈,但長期穿在鞋里濕氣不易散發容易變臭,皮匠與鞋接觸,自然給人以臭的感覺;二是認為皮匠這種職業比較卑微,故而以臭來形容。

  姑且不論臭與否,單說諸葛亮的智慧非常高超,不是幾個皮匠可以比擬,也不是說三個皮匠的智商可以超過諸葛亮,而是形容眾人拾柴火焰高,三個人的力量比一個人大。其實,皮匠與諸葛亮不可同日而語,各有各的用腦智慧,各有各的社會地位,各有各的工作場合,不能相提并論,俗語只是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一種愿望、期盼和想象。據考證,這句話的出處是以訛傳訛了,說是以前做豬皮革的鞋,由于做這種鞋的難度較高,需要三位皮匠合作把豬皮革頂起來縫合,不知什么緣故把這句話給傳歪了,變成三個皮匠頂個諸葛亮,把皮匠還“美名其曰”弄成臭皮匠,實在不可理喻。這是后話、暫且不表。

  “匠”是技藝精湛的人,在歐洲,德國的學徒傳統培養了最優秀的工匠;瑞士的頂級名表都是工匠一個零件一個零件打磨而成的。工匠用工作獲得金錢,但工匠不為錢工作。一個人所做的工作是他人生態度的表現,一生的職業就是他志向的表示、理想的所在。“工匠”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個藍領,因其動手能力較強,而被稱之為能工巧匠,如木匠、泥水匠、打鐵匠等等各行各業都有匠,很多人認為工匠是一種機械重復的工作者,其實工匠有著更深遠的意思。其代表著一個時代的氣質,堅定、踏實和精益求精。工匠不一定都能成為企業家。但大多數成功企業家身上都有這種工匠精神。工作是一種修行,世間只有必然性沒有偶然性!截止2012年,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日本有3146家,為全球最多,德國有837家,荷蘭有222家,法國有196家。為什么這些長壽的企業扎堆出現在這些國家,是一種偶然嗎?不!他們長壽的秘訣是什么呢?經研究,他們都在傳承著一種精神——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就是追求極致的精神,并且專業、專注。企業的核心因素是人,而脫離企業困境的途徑是培養企業的“工匠精神”。工匠不斷雕琢自己的產品,不斷改善自己的工藝,他們在享受產品在手里升華的過程。有的企業熱衷于“圈錢—做死某款產品—出新品—圈錢”。而打造“工匠精神”的企業卻在從另一方面滿足自己的精神需求,看著自己的產品在不斷改進、不斷完善,最終以一種符合自己嚴格要求的形式存在。

  以前舊時代,教師把自己說成教書匠,這當然是一種苦澀、無奈和調侃,也說明當時老師的社會地位低下,老師是知識分子白領,本應不屬匠之列。舊社會,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匠的地位排在社會底層,不被人看重。現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社會不同了,藍領、白領只是社會分工不同,不存在地位差異,有時候藍領地位更高,解放后,很多全國勞動模范都是工匠出身,受到各個時期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

  當今社會,我們迫切需要工匠,沒有工匠,我們的生活便會無處著落,我們的老字號,創造了名牌,成就了工匠,但現在很多年輕人不愿傳承獨具匠心的手工活,以至再這樣下去,若干年之后,很多手工打造的產品將面臨失傳的危險,打造工匠精神就是挽救頻臨失去的藝術。所以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賦予了工匠以崇高的地位并適時提出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可以從瑞士制表匠的例子上一窺究竟。瑞士制表商對每一個零件、每一道工序、每一塊手表都精心打磨、專心雕琢、他們用心制造產品的態度就是工匠精神的思維和理念。在工匠們的眼里,只有對質量的精益求精、對制造的一絲不茍、對完美的孜孜追求,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正是憑著這種凝神專一的工匠精神,瑞士手表得以譽滿天下、暢銷世界、成為經典。工匠精神不是瑞士的專利,日本式管理有一個絕招:用精益求精的態度,把一種熱愛工作的精神代代相傳。這種精神其實就是“工匠精神”。所謂“工匠精神”,其核心就是:不僅僅是把工作當作賺錢的工具,而是樹立一種對工作執著、對所做的事情和生產的產品精雕細琢的精神。在眾多的日本企業中,“工匠精神”在企業領導人與員工之間形成了一種文化與思想上的共同價值觀,并由此培育出企業的內生動力。

  時下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還有一些年紀較大的工匠為市民修傘、磨刀、補鞋底等等,他們時不時在感嘆,等他們老了不能動了之后,這些活基本上是沒人能干了,現在的年輕人是沒有誰肯干這活了。是什么原因呢?修修補補實在過于便宜,如果貴的話不如買新的,但是不是修補行業沒有市場呢?非也。有的日常經常使用的確實沒有過于頻繁修的必要,但是珍貴的、舊的遺傳下來的寶貝就有修的需要,如,在故宮內,有許多結構不一的名貴鐘表,就有那么幾位、幾代傳承下來的鐘表師在不斷維護保養,修舊如舊就是體現手腦并用的智慧和巧手技藝。

  《莊子》中記載了一個“庖丁解牛”的故事。

  廚師給梁惠王宰牛。他的手所接觸的地方,肩膀所依靠的地方,腳所踩的地方,膝蓋所頂的地方,嘩嘩作響,進刀時豁豁地,沒有不和音律的。

  梁惠王問:“你解牛的技術怎么竟會高超到這種程度啊?”

  廚師回答說,他憑精神和牛進行接觸,而不用眼睛去看,依照牛體本來的構建,用很薄的刀刃插入有空隙的骨節。十九年了,他的刀刃還像剛從磨刀石上磨出來的一樣鋒利。廚師還說:每當碰到筋骨交錯很難下刀的地方,他就小心翼翼地提高注意力,視力集中到一點,動作緩慢下來,動起刀來非常輕,霍啦一聲,牛的骨和肉一下子就解開了。

  庖丁解牛的故事告訴人們一個道理,做任何事情只要做到心到、神到,就能達到登峰造極、出神入化的境界。看看瑞士名表,再看看時下的一些奢侈品,無一不是將一項技術發揮到極致,頂級品質造就了頂級品牌。

  白領和藍領構成了社會的方方面面,都是社會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白領、藍領都需要手腦同用,白領用腦多一點,藍領動手多一些,藍領根據白領設計的意圖打造成實樣,為時代的發展、社會的進步做出了貢獻,描繪了藍圖,造就了社會的動態平衡。

  工匠精神的價值觀是一種文化形態,需要在長期的價值激勵中逐漸養成。工匠精神不止需要大力倡導弘揚,更應該有堅實的制度保障,更不能用口號來掩蓋工匠制度的缺失。今天,我們真正要落實的是工匠制度,用制度養成工匠習慣。制度—習慣—精神,這是中國制造“文藝復興”的必由之路。而制度的建設,政府應起主導作用,包括對市場體系的監管、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對專業人才的激勵等。

  工匠精神存在于每一個人身上、心中。長久以來,正是由于缺乏對精品的堅持、追求和積累,才讓我們的個人成長之路崎嶇坎坷,組織發展之途充滿荊棘。這種缺乏也讓持久創新變得異常艱難,更讓基業常青成為鳳毛麟角,所以,在資源日漸匱乏的后成長時代,重提工匠精神、重塑工匠精神,是生存、發展的必經之路。

  只有全民創新,才能激發活力;唯有精之所達,才能提升實力。“積力之所舉,則無不勝也;眾智之所為,無不成也。”萬眾創新與工匠精神,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基石,也是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力量源泉。

文/楊谷湧 編輯/仲曄驊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500 网易新马快乐8怎么赚钱 微信接单任务群 俩人玩扑克的新玩法 河北20选5预测推荐 2011中超联赛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大乐透走势 广西快3综合走势图经彩网 可以赚钱的网络平台 股票指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