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德鑒日月 厚仁昭河山

——慟悼成思危先生

2015-07-20

  7月12日下午1點多,我剛起床,就看到田歆微信留言:“先生走了”。聞此噩耗,心中大慟!!!成思危先生雖非我導師,卻待我似學生,實為我恩師。尋閱網上人們對成先生的哀思,翻看電腦里先生的各種照片,追憶10年來先生的殷切教誨和期望,我心中充滿了對先生的思慕、愛戴和感激之情。

  第一次見到成先生是在2005年9月26日。在海鼎成立十周年之際,成先生視察我校商業自動化研究所,聽取校部、海鼎丁玉章教授和時任商學院院長石良平教授的匯報。兩個多小時匯報結束后,成先生對各項匯報依次進行了指導,并指示:“華東理工大學應該把金融物理研究做好做強,花5到10年時間,做到國內領先、國際一流。”臨行指示秘書給我留下聯系方式,讓我將我們的一些論文發給他參閱。此后,成先生每年來校視察時,學校都會匯報我校金融物理研究取得的進展,成先生都會給予指導,提出新的要求和希望。成先生超強的記憶力、敏銳的洞察力和廣闊的視野,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聽取匯報時從不打斷匯報人,而是在所有匯報結束后統一給予細致的分析和指導。

  2008年5月,成先生視察我校時,親切地對我說,中科院虛擬經濟與數據科學研究中心將聘請我為虛擬經濟研究室的兼職研究員。7月18日,成先生在海鼎舉行的虛擬商務研究室授牌儀式后,親自為我頒發了由他親筆簽名的兼職研究員證書。在參加授牌儀式前,我并不知道成先生要為我頒證,在驚喜之余,更是感佩先生對后學的關懷。在精致的聘書里,我感受到的是先生對我的鞭策和殷切期望。成先生多次通過電話和郵件,指導郭琨和我的研究工作,也曾在國科大青年公寓辦公室和我們一起討論。先生對學術研究的熱忱和嚴謹的治學態度,為我樹立了崇高的榜樣。

  2009年2月初,成先生剛剛結束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行程,便以名譽校長的身份,會同錢旭紅校長等人對瑞士和法國的多所高校進行了為期一周的訪問,我隨行出訪。訪問期間,包華老師和我對成先生優雅的英語和精確的記憶贊嘆不已,先生在訪問里昂一大時,隨口便談起他多年前曾會見過的該校的幾位教授的名字。正是在從里昂到巴黎的火車上,成先生提出,“酒香也怕巷子深”,我校應舉辦金融物理國際會議,向國際同行展示我國學者金融物理研究的成果。歐洲之行,讓我近距離領略先生和藹可親的長者風范。

  這10年來,我20余次見到成先生,聆聽先生當面教誨,實為我一生之大幸。回顧追思,往事歷歷,先生典雅從容的偉岸形象,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我所接觸的成先生,乃是一位親切的長者、睿智的學者。

  先生仙逝,天隕星辰,國喪巨擘,我失恩師!

  悲哉!!痛哉!!!

  2015年7月14日凌晨  

(作者系華東理工大學教授,民建上海市委財政金融研究委員會副主任)

文/周煒星 來源:2015-07-15華東理工大學官網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500 黑桃棋牌网址是多少 永利棋牌 胜盈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数据 宁夏11选五5奖项 长沙麻将节节高是什么意思 神测网幸运28公认最准 张豹配资 粤36选7最新开奖查询 怎么看股票是涨还是